“哧哧哧!”來人負手身后,傲然地站在‘飛行獸’背上,全身爬滿了電蛇,額頭黑色的閃電圖紋讓他看起來透著幾分威嚴,他正冷眼看著王兵,而王兵也正看著這個突然出現的人。

  這個人的氣勢十分的強烈,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人,‘天眼’悄無聲息掃過,令王兵心里不由得激靈了一下。

  八級‘雷元素者’!

  竟是和姜宇、雷云春一個級別的存在,這又是個此時的王兵對付不了的人!

  ‘闇雷國’有這個實力的人,自然就是殷元忠的妹夫,‘闇雷國’當今國王邢弘!

  看到殷元忠發出的信號后邢弘立刻就坐著‘飛行獸’趕了過來,然而他還是晚了一步,來到的時候剛好看到了殷元忠被王兵捏斷脖子的一幕。

  正所謂愛屋及烏,皇后那么照顧自己的娘家,和殷元忠的關系也非常的好,她要是知道殷元忠被殺了肯定很傷心,而邢弘沒能救了殷元忠,要怎么跟皇后交代?

  邢弘縱身一躍,輕若無物一般落地,他勁直走到了殷元忠身邊,蹲下查看了殷元忠的情況,“大舅子……”其實不用查看他也知道殷元忠已經撒手人寰。

  眼中頓時殺意大作!

  這個時候剛剛差點被王兵殺死的錢柏豪和段熙元像是撿到了救命稻草一樣跑到了邢弘身邊,“國王陛下,這個‘暗影殿’的人殺了少爺,還殺了好多人!”

  酷匠|網(?永p|久免L費看Q小)●說◇0‘

  不得不說這兩個家伙運氣是真好,王兵面對一個八級‘元素者’絕對不敢輕舉妄動,更何況這個人還是殷元忠的妹夫。

  王兵感受到了邢弘身上正在升騰而起的殺氣,下意識地瞄了數米開外那個被他打斷腿的侍衛一眼,如果他剛才第一時間就把那個侍衛的能量給吸收了,突破到了七級,此時面對邢弘他就有底氣。

  但現在他已經沒機會那樣做,邢弘肯定也不會給他機會那樣做,因為邢弘現在已經恨不得將王兵碎尸萬段了。

  邢弘冷冷地瞪著王兵,認出了王兵來,正是‘光輝聯盟’教皇姜宇之前提過的那個人。

  “朕最寵愛的皇后與她兄長關系甚好,你膽敢殺害他,不把你千刀萬剮,難消朕的心頭之恨!”

  “嗡!”話音落,恐怖的氣勢撲面而來,光是氣勢就逼迫得王兵不得不后退了兩步,邢弘身上的電光竟然調動并發出了‘啪啪’聲響,直覺告訴王兵,這個‘闇雷國’國王的實力不在‘光輝聯盟’教皇姜宇之下。

  王兵面對姜宇的時候毫無還手之力,現在面對一個和姜宇不相上下的對手,他沒有半點勝算可言。

  但就是面對這樣一個對手,王兵卻竟然笑了起來。

  “你就是‘闇雷國’國王?殷元忠濫殺無辜,我殺他是替天行道,念在你是一國之主,我不與你計較,速速離去,如若不然,我便讓‘闇雷國’尸橫遍野血流成河!”

  邢弘差點懷疑是自己聽錯了,王兵居然敢跟他放狠話?這是目中無人呢,還是太自以為是?亦或是狂妄自大。

  無論是哪一個,都無疑是在火上澆油,只會讓邢弘更加的火大,邢弘堂堂一國之主,會被你王兵區區一句話給嚇到?

  “死到臨頭還大言不慚!”

  王兵聞言一笑:“‘光輝聯盟’教皇姜宇都奈何不了我,你覺得我會把你放在眼里嗎?”

  我去,王兵什么時候變得這么狂妄自大?還是說他一直在隱藏實力?他現在充其量也就是擁有了九種元素之力而已,級別上和邢弘差了十萬八千里,他越是這么激邢弘,只會讓自己死的更慘而已啊,他難道不知道?

  邢弘沒把王兵的話當回事,正想說點什么的時候王兵開了口,“你不過區區八級‘元素者’,若我不是有傷在身,你早已被我殺了!”

  哇靠,老王這是要把牛逼吹到底的節奏,他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邢弘剛確實沒把王兵的狂妄自大當回事,但看到王兵這樣的態度,而且還準確的說出了他的級別,心里的輕蔑稍微收斂了一些,按說只有達到八級的‘元素者’才能看出別人的境界,現在王兵竟輕易說出自己的級別,難道他也是八級‘元素者’?還是說,他是比八級更高的……‘神通者’?

  這樣的猜測讓邢弘吃了一驚,王兵怎么可能是八級‘元素者’?他更不可能是‘神通者’啊,這絕不可能!

  見邢弘有所遲疑,這個時候王兵又開口了,“瞪大你的眼睛好好看看我是什么級別?”

  或許是王兵的故作深沉,別說,邢弘還真的掉進了他的坑里,下意識的認真查看起了王兵的境界來,結果這一查看更吃驚,因為他根本什么都查看不出來,是的,他看不出王兵的級別,他堂堂‘闇雷國’國王都看不出對手的級別,只有一種解釋,王兵真的是個‘神通者’!

  邢弘不由自主的皺起了眉頭,如果王兵是個‘神通者’,那他剛才說的那些話就不是在危言聳聽了,他是真的有能力讓‘闇雷國’生靈涂炭的。

  可‘暗影殿’什么時候又出了一個‘神通者’呢?

  “你是‘神通者’?”邢弘半信半疑問道。

  “算你有眼光!”王兵冷冷一笑,他早已將邢弘的反應盡收眼底了,他哪里是什么‘神通者’?他連七級都沒達到,他不過是靠著‘造化噬神訣’不讓邢弘看出自己虛實而故弄玄虛罷了。

  八級的邢弘能看出自己虛實,打肯定是打不過的,這里又是‘闇雷國’,逃走都成問題,所以王兵如果想活命就要想辦法忽悠邢弘,好讓自己能蒙混過關。

  現在看來,邢弘已經上當,氣勢明顯較之剛才收斂了許多,也不敢那么放肆,畢竟如果王兵真的是‘神通者’的話他確實不得不有所忌憚。

  王兵這回又裝的一手好逼,但邢弘顯然沒有那么輕而易舉地就被他給忽悠過去,你說你是‘神通者’,光是這樣說說就能把邢弘給嚇退嗎?邢弘又不傻。

  微信搜“酷匠網”,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周大少說: 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