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座椅上的楊顏與楊國生突然聽到林立的聲音,下意識回頭看了一眼。原本靠在座椅上的嗜血魔天劍,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

  “圣女,我去追!”楊國生感應了一番,向著偷劍之人追去。

  林立二人也降到了楊顏身邊,問道:“圣女。怎么回事,偷劍時你沒有發現嗎?

  楊顏平淡的搖搖頭,沒有說話。雙眼繼續關注宇凌莫的方向。

  “我說,你可以停一停了吧。”楊國生背對偷劍之人,擋住了他的去路。

  “你是誰!”偷劍之人冷道。

  楊國生呵呵一笑:“你不用管老夫是誰。老夫今天心情不錯,將圣女的劍交出來,老夫可以饒你一命!”

  “我早就打聽好了,即使兩難境的強者來了,我也要拼上一次!這把劍可是好劍啊!”

  偷劍之人緩緩道:“為了這把劍,我打探了無數消息。終于在九天玄宮出世讓我找到機會了。為了偷走這把劍,我可是費勁千辛萬苦!”

  說話的同時,拿出嗜血魔天劍撫摸了一番。

  楊國生在下一秒移動身形,出現在偷劍之人背后,手中已經握緊嗜血魔天劍,往回趕去。

  嘴里喃喃道:“太初境巔峰而已,大言不慚。神器豈是你能染指”

  偷劍之人正是原四象學院院長,九龍無天。為了嗜血魔天劍一直構思著計劃,今天終于趁楊顏不備,偷了過來。

  為了魔劍,他放棄了進入九天玄宮的機會。

  在楊國生往回趕去時,九龍無天的腦袋,從脖子上滑落。

  “圣女,我回來了。”楊國生將嗜血魔天劍恭敬的放在楊顏身邊。

  楊顏點點頭,撇了撇林立道:“林國主,沒有必要那么忙。有傲仙主在,一時間也殺不了他們幾個。不妨和我一起觀看宇凌莫如何身亡。”

  林立點點頭,坐回自己的座椅。

  “穿月腳!”

  太初境中期的武修壓上,被宇凌莫一腳踢入黃沙中。后方的武修立刻上前,踩踏黃沙中他的身體,肯定是必死無疑。

  “宇凌莫,這么多武修,我們根本應付不過來。你找機會跳上九天玄宮的階梯,不要回頭,一直向上跑!”慕晴雪吐了一口香氣。

  “不行。嘭!”宇凌莫打出了一拳,繼續道:“我不能丟下你不管!”

  這段時間,不斷有武修的武技轟在宇凌莫身體上。

  “噗!”終于承受不住,噴出了一口鮮血。

  “各位武修,他撐不住了!”

  座椅上的楊顏微笑了起來:“終于要死了。”

  “宇凌莫。堅持住!”慕晴雪雙眼泛紅,撒手出現一道冰箭,劃穿了一位武修的身體。回頭撇了一眼宇凌莫,他的前方一顆火球向他飛了過來。

  “不要。”慕晴雪大喊一聲,火球蘊含的混元之力轟在宇凌莫身上,沒有懸念,一定會失去性命。

  “咻!”一聲。

  紫箭從空中飛過,將這枚火球射進了黃沙中。

  紫箭出現,周圍不斷有武修身中紫箭,箭箭斃命!

  后方同樣響起慘叫聲,一名銀袍青年正舉槍殺往宇凌莫的方向。

  部分武修注意到射箭青年與銀袍青年,回身轉移到他們身后,將他們與宇凌莫逼在一起。

  “劉鈺陽!風玄!”

  宇凌莫眼中同樣泛紅。沒想到在這種局勢下,他們會出手相助。

  “表弟!”劉鈺陽僅僅說了兩個字,擋在宇凌莫與慕晴雪的右側。

  風玄快速站立,擋在左側道:“宇凌莫,我可把你當朋友了。你獨自一人離開,可不夠意思!”

  “風玄,你……”宇凌莫流出眼淚,說不出后面的話。

  風玄接道:“路上與你表哥相遇,他已經告訴我你離開四象學院后發生的事情。”

  戒備的看著準備出手的武修,繼續道:“怎么樣,開打吧!邊打邊告訴你我的秘密!”

  “好!”宇凌莫悲及而喜,雙掌通紅,繼續阻擋他前方的武修。

  風玄擺出銀槍,太初后期的混元出現,開口道:“我們風家,是上等城池中的勢力。卻有一天,突然被滅門。”

  Y#酷匠網fu永Q久|免k費'看小說0

  說話間,風玄刺死了一位沖上來的武修,繼續道:“雖然大仇已報,可我風家也在那個時候,逐漸走向落寞。”

  又是一道尸體在風玄槍下出現:“我加入四象學院,四處提升實力,就是為了振興風家!”

  “過程中我們發生過不愉快,但在我心中,你一直是我風玄的朋友!”

  風玄混元之力毫不保留,擊殺向前的武修。

  “不……”宇凌莫活生生拍死一名武修后道:“我們不是朋友,是兄弟!”

  “對!是兄弟!”風玄哈哈一笑,戰意高昂。

  風玄從來沒有生氣,不然從一開始,他也不會主動接觸宇凌莫。

  “楊老,你說他們幾人什么時候會死?”楊顏問起。

  楊國榮思索了一下:“圣女,即使多了兩個人也不會逆轉局勢。再半個時辰,他們都得葬身黃沙荒漠。”

  楊顏喝了一口茶:“那就好。”

  傲仙主并不這么認為,臉上露出欣慰,心中想著:這孩子終于不用死了。不到半個時辰,他父親恢復實力帶他進九天玄宮,便安全了。

  “讓開!”人群中響起聲音,太初境巔峰的氣息在周圍運轉。這人手中拿著一把彎刀,身上透露霸氣,低頭朝著四人走來。

  走到人群前方,緩慢的抬起了頭,道:“宇凌莫!我們再戰一次!”

  “戰王屠戮,竟然是你!”

  屠戮提刀沖向宇凌莫,朝著宇凌莫揮砍。

  一刀從上朝著宇凌莫面門揮下,宇凌莫急忙將右拳打了出去,與彎刀對碰。

  “叮……”

  屠戮手中的彎刀仿佛砍在一塊鋼鐵上,發出一聲脆響。

  “血色斬!”

  彎刀高舉,源源不斷的混元之力涌入彎刀,一刀斬了下去。

  劉鈺陽繞向宇凌莫身前,紫弓平舉,擋住了血色斬。

  “來跟我試試!”劉鈺陽快速擺好紫弓,向屠戮射出一箭,回頭道:“表弟,你去對付其他武修,他交給我!”

  “你的實力。”宇凌莫為劉鈺陽感到擔憂。

  嘿嘿一笑:“放心,體修有先天優勢,我的實力現在比你還高出不少!”

  聽到劉鈺陽這么說,宇凌莫道:“你小心點。”

  如若宇凌莫在天火國屈家雷塔中經過第八層的淬煉,那他現在的實力與刑戰猜想無二,相當于太初境中期。可卻經歷了雷塔暴動一事,錯過了機會。

  屠戮快速閃過,劉鈺陽射出的紫箭,帶走了后方一位武修的性命。

  微信搜“酷匠網”,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