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文軒帶著兒子腳剛離地一丈高打算翻墻而過,就被一道火劍從后背穿了進去,一下子釘在了墻上。劍虎一下子掉在了墻角下。

  “啊……”

  “小雜種,有本事我們大戰一場,你偷襲我算什么男人”

  杜文山此時被劍塵的火劍釘在了墻上,被火劍烈火焚燒疼的他嗷嗷直叫。

  杜文山心里清楚,這下完了,落到他的手里那還能有好。

  劍文軒不明白為什么,一個不能修煉的廢物,為什么一下子變得這么強,難道死亡深淵有什么大機緣,對,一定是,要不然也說不通。

  “怎么可能,你怎么會沒死,我明明把你踢下了死亡深淵,你到底是人是鬼,你不要過來”

  劍虎摔倒在地上,剛做起身子就看到了劍塵,嚇得他渾身一哆嗦,這太不可思議了,這都沒能把他殺了。

  “你說我是人是鬼,說吧,你想要怎么個死法”劍塵看著渾身哆嗦的劍虎。

  “你放了我,我給你牛做馬,每日端茶倒水,干什么都行,只要你不殺我”

  劍虎真的怕了,當下是怎么想辦法過下去,只有活下去才有希望,他現在開始求饒了。

  “你真的想活著也可以,不過我不明白,劍龍、你、我,我們三人從小一起長大,情同手足,有什么都共同享用,我對你那么好,為什么要殺我”

  劍塵看著劍虎,他實在是不明白,這到底是為什。

  劍虎一聽劍塵想放過他,他比誰都開心,活著比什么都重要,只有活下去失去的一切才有機會再拿回來。

  “我是看不慣,為什么爺爺當著我們的面給的修煉資源都是一樣的,背后里卻悄悄地再給你,就因為你父母為劍家打下了如此家業后犧牲了嗎?我們的父母和其他人也沒少出力,為什么偏偏你是個例外,所以我才動了殺心,我現在說完了你可以放了我了吧”

  劍虎說完后看著劍塵,他在等待著劍塵的回復。

  劍塵就這么看著劍虎,看著劍虎說話的表情,他發現劍虎說話時眼睛滴溜溜亂轉,劍塵明白,他沒有說實話,這里面肯定有什么不可讓人知道的秘密。

  劍塵手一揮,口中喊到“劍來”頓時人群里三十幾個劍家修劍弟子手中的劍,一個個不約而同的飛出劍鞘,飛向空中懸浮在劍虎的頭頂上方。

  在場的人看到劍塵的這一舉動,無不驚駭,尤其是劍無敵和青山,自己看著長大的劍塵,怎么突然變得這么厲害了,這完全超出他們的想象。

  “你、你怎么變的這么厲害了,你不是不能修煉嗎”

  劍虎此時才觀察劍塵的修為,他這一看直接把他嚇得瞳孔一縮,他居然看不出劍塵是什么修為。

  “不可能,這不可能,你絕對不會修煉的,這絕對不是真的”劍虎嘴里開始胡言亂語了起來。

  “到如今你還不想說實話嗎,為什么要殺我”劍塵看著劍虎冷冷的說道。

  “我該說的都說了,你還讓我說什么”劍虎很害怕的說道。

  “好,很好,不說是吧,我會讓你說的,劍、給我落”

  劍塵剛說完空中兩把劍刷的一下落了下來,正好扎在劍虎的腳脖子上面。

  “啊……劍塵你出爾反爾”

  疼的劍虎嗷嗷直叫,他真的很后悔,后悔當時在死亡深淵沒有一劍殺了他,可是說什么都晚了。

  “說,為什么要殺我”劍塵對著劍虎怒吼道。

  “你到底要我說什么”劍虎真的怕了,他看到劍塵的眼神,嚇得渾身發抖。

  “我看你嘴硬到什么時候”

  劍塵心念一動“刷刷”兩把劍扎在膝蓋環節處,疼的劍虎“嗷嗷”直叫。

  “劍塵你個王八蛋,你出爾反爾,你不得好死”

  劍虎疼的哭爹喊娘,此時劍虎身上插了二十多把劍了,他真的忍受不住這么殘忍的折磨。

  T酷(匠;網xs永久e免pM費!看小¤說{`0}“

  “我說,我說,不要再扎了,是我爹讓我去殺你的”劍虎終于忍受不了了。

  杜文山此時在墻上被火劍燒的“嗷嗷”直叫,聽自己兒子要把他做的一些勾當全抖摟出來,他心里急了。

  “劍虎你個沒出息的東西,我怎么生出你這么個狗東西”

  “你給我閉嘴,現在還沒輪到你說話”劍塵又把火劍的火苗加大了,這下杜文山哪還有功夫說話,光成“嗷嗷”叫了。

  在場的人看著劍塵的舉動無不驚駭,以前那個連只雞都不敢殺的小少爺,為什么會變成了今天的樣子,他失蹤的這幾個月到底經歷了什么。

  “你爹為何要讓你殺我,最好是一次性說完,我有很多種折磨你的辦法”劍塵直勾勾的看著劍虎。

  “爺爺出去為你采藥治病,一出去就是一年多,渺無音訊,我爹以為爺爺死在外面了,他惦記上家主之位很久了,所以在他登上家主之位之前,要把所有的障礙全部清楚掉,所以第一個要殺的就是你,該說的都說了,你要殺要剮隨你便吧,求求你別再折磨我了,我真的受不了了”

  劍虎苦苦的哀求著劍塵,把知道的都告訴了劍塵。

  “我是第一個,那下一個又會是誰,還有誰參與其中”劍塵聽了劍虎的話如同驚天霹靂。

  劍虎也不敢有所隱瞞了,他受夠了劍塵這種折磨人方法了,把他知道的一切全都說了出來,讓在場的所有人聽的后背直冒涼氣。劍文軒也太歹毒了。

  劍文軒為了登上家主之位,他在劍家一直被孤立,他不惜勾結外人,暗地里把劍家總管家給殺了,想從劍家的總管手里拿到劍家所有的生意賬本以及大印掌控權。

  可是他并沒有得逞,他又布了一個驚天大局,就是把劍家所有的小輩嫡系血脈全都暗地里給殺了,只留下他兒子劍虎,那樣他就可以順理成章的得到劍家的一切。

  劍無敵聽完這些一口血噴了出來,直接昏死過去了,一幫人開始搶救。

  杜文山和丫頭在遠處靜靜的看著,這里所發生的一切他們都看在了眼里。

  “爺爺,這該死的家伙太可恨了,他敢對大哥哥下這么重的手,我要殺了他”丫頭氣的剛想跑上前親手殺了劍虎,可是被杜文山給拽了回來。

  “爺爺,你干嘛拉著我”

  “這是你大哥哥自己的仇,讓他親自報吧,那樣他心里會舒服一些”杜文山給丫頭耐心的說道。

  “你兒子說的這些可都是真的”劍塵看著釘在墻上的劍文軒。

  “要殺要剮隨便,我沒有想到事情會敗在你手里”劍文軒現在也沒什么可說的了,事情都敗露了說什么也沒用。

  微信搜“酷匠網”,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