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

  關鍵時刻,小傻再次出馬,只聽他輕輕叫了一聲,然后凌雪菲和安亞楠就驚訝的發現,這只外形蠢萌的哈士奇,居然猶如閃電一般,在琪琪落到地上之前,沖到了沙發前,正好墊在琪琪身下。

  琪琪落在了小傻的背上,軟綿綿的根本不會痛。

  “呀,小傻是你呀,蟹蟹你~”琪琪開心的抱著小傻笑了起來,一萌娃一小狗早就建立起了深厚的友誼,開心的玩耍了起來。

  凌雪菲怔怔的收回了目光,甚至還伸手在安亞楠的胳膊上掐了一下,安亞楠幽怨的看著凌雪菲,摸著被掐的紅紅的胳膊,舉撅著嘴巴說道:“菲菲姐你干嘛呀。”

  “我……我怎么感覺那蠢狗比你還聰明呢……”凌雪菲歉意的看了安亞楠一眼,笑著撫摸了兩下安亞楠的胳膊,開了句玩笑,然后扭頭看向林凡,腦海里畫了個大大的問號,她覺得自己是越來越看不懂眼前這個男人了,神乎其技的煉丹術,一躍三米的驚人彈跳力,輕松治好了自己受傷的腳踝,就連家里養的哈士奇都有這么高的智商……

  凌雪菲沒有注意到的是,就在她說出“蠢狗”兩個字的時候,正陪著琪琪玩耍的小傻,還很幽怨的看了凌雪菲一眼,那表情要多委屈有多委屈。

  居然說本哈是蠢狗,簡直是欺狗太甚!如果不是因為這個女人是小主人的媽媽,本哈一定要讓她好看!汪,還是小主人好。

  “看夠了沒有?”

  林凡淡淡的聲音把凌雪菲從遐想中驚醒,凌雪菲臉蛋一紅,狠狠的瞪了林凡一眼,責問道:“你怎么擅自做主在家里養狗,知不知道這些貓貓狗狗身上很容易滋生細菌和寄生蟲的,要是琪琪因此生病了怎么辦?萬一這狗發狂咬傷琪琪怎么辦?你到底有沒有為琪琪考慮過,你這樣讓我怎么能放心的把琪琪留在你這里?”

  面對凌雪菲的一連串責問,林凡變現的相當淡然,他目光平淡如水的看了凌雪菲一眼,說道:“說完了沒有?說完了就聽我說。”

  說著,林凡走到正玩耍的開心的琪琪和小傻旁邊,蹲下身子,輕撫小傻狗頭,繼續說道:“想必琪琪在國外的時候,就從來只是一個人玩吧?沒有別的小朋友一起,你知道這會對孩子的成長造成多大的影響嗎?現在琪琪還小,要是你們再這么待在國外多待幾年,琪琪跟著你都得養成自閉的性格。”

  “孩子的成長是需要伙伴,需要朋友的,我們大人對孩子的照顧再周到再細致,也代替不了小伙伴的作用。你知道琪琪是怎么跟我說的嗎?她說在國外的時候沒有人跟她玩,她也聽不懂別人的話,她很孤獨。所以我才給琪琪找了個小伙伴,陪她成長,陪她玩耍。”

  “至于你擔心的問題,在我這里根本就不是問題。首先,你可以理解為,小傻的身體是我特殊處理過的,他的身上,根本不可能會有細菌和寄生蟲之類的東西,其次,我覺得你都不一定比小傻聰明,他不僅永遠不會傷害琪琪,而且剛才你也看到了,他知道保護琪琪,他是最好的保姆,最忠心的保鏢,有他在琪琪身邊,你應該更加放心才對。”

  “汪!汪汪!”

  聽到林凡這席話,小傻頓時搖晃著尾巴吠了兩聲以表忠心,然后吐著舌頭哈著氣看著林凡。

  “喏,你看到了。”

  林凡輕輕的拍了拍小傻的腦袋,說道。

  凌雪菲被林凡的話說的啞口無言,呆愣了一會兒之后才回過神來,雙手往盈盈一握的腰肢上一插,眼睛里殺氣騰騰的瞪著林凡說道:“你什么意思啊,你是說我照顧不好琪琪嗎?還有,你說我不一定比你的狗聰明,是什么意思,你給我說清楚!”

  旁邊的安亞楠也一臉的不悅的看向林凡,那小眼神,恨不得射出一道死亡射線把林凡射個洞穿。

  “沒什么意思,簡單一句話就是,我一定可以照顧好琪琪的。”林凡撇了撇嘴站起來說道。

  酷g匠,網Y&唯L:一正版_m,√h其他.;都是盜H版@g0

  此時,琪琪也適時的跑到凌雪菲腳下,抱著凌雪菲光潔的小腿說道:“麻麻,小傻是琪琪的好朋友,他才不會傷害琪琪呢,小傻小傻你說是不是呀?”

  說完,琪琪還回頭沖著小傻招了招手。

  小傻聽到小主人召喚,搖晃著尾巴跑到琪琪身邊,拿腦袋在琪琪的腰上蹭了蹭,然后就乖乖的趴在地上,小眼神非常的有愛。

  看到小傻的表現,凌雪菲算是暫時相信了林凡的話,看來這只狗只是看上去蠢,其實還是挺聰明的,最起碼自己還真沒見過比他更聰明的狗了。

  “那……那算你說的有道理,不過你最好還是多加點小心,要是琪琪少了一根頭發,我都不會饒了你!哼!”

  凌雪菲伸著纖纖玉指指著林凡警告道。

  林凡笑了笑,說道:“這話就算你不說,我也會去做,因為琪琪不僅是你女兒,也是我的女兒,我對她的愛不比你少。”

  看到林凡一臉認真的表情,還有聽到他那發自肺腑的話,凌雪菲總算是稍稍放心了。林凡這幾天的改變確實挺大的,大到足以讓她暫時放下對林凡的成見,選擇相信林凡,同意繼續把琪琪留在林凡身邊,不過在離開之前,凌雪菲還是強調了一句:“今天是琪琪在你這里的第三天,好好珍惜陪在女兒身邊的日子吧。”

  對此,林凡也是頗感頭大,雖然只跟琪琪相處了這短短的時間,但是在他的心里,早已經把琪琪放在了至關重要的位置,真要讓琪琪離開他的身邊,他是無論如何也接受不了的。

  但是總不能從凌雪菲身邊硬把琪琪搶過來,這樣做先不說非大丈夫所為,就算是過得了自己這一關,琪琪恐怕也不會開心的,她最希望看到的還是能跟粑粑麻麻生活在一起,而不是因為她導致兩人徹底對立起來。

  唉,還真是個讓人頭大的問題。

  玄陽仙尊林凡,遇到了重生以來最大的難題。

  ……

  另一邊,金磚KTV內。

  瘋狂了大半夜的彩虹糖們,在凌晨兩三點的時候相繼沉沉睡去,現在橫七豎八的躺在包廂里,男男女女纏繞在一起,身上的衣服堪堪能遮住關鍵部位,場面相當的不堪入目。

  地上扔著許多喝剩的酒瓶子,還有不少瓜果皮削和煙頭扔得滿地都是,整個包廂里烏煙瘴氣的,也不知道這些人是怎么忍受的,居然還一個個睡的賊拉香,尤其是小黃,鼻涕泡都吹起來了,吧唧著嘴巴說著夢話,也不知道夢里跟哪個仙女相會呢。

  “嗡嗡嗡!”

  龍澤趴在沙發上,嘴巴微微長著,流著哈喇子,睡的死沉死沉的,口袋里的手機震動了兩下,屏幕亮起,一條短信發送到了他的手機上。

  “小澤,你爺爺病了,姑媽回老家去看看,別墅的鑰匙我擱在電視機頂盒上了,你晚上有空過去給人簡單的打掃打掃,咱雖然沒有啥大本事,但是答應了的事情還是要認真做好的。姑媽大概明天下午回來,你可不要惹事啊。”

  微信搜“酷匠網”,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