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刚的话不是没有作用,至少有一部分人开始将目光投向了讲台,有一部分开始用自己的手肘轻轻推了推旁边玩手机的人。

  大一是课程最为轻松的时候,同时也是进一步加强人生观价值观最为迫切的时候。

  “其实我觉得赵老师挺好的,”伍亮感慨着说道,“以前读高中的时候,要是发生了这样的?#34385;椋?#32769;师不是喊?#39029;?#23601;是自己动手了,大学的老师则更简单了,直接就不管你,可是赵老师还在这里苦口婆心地教我们做人的?#35272;恚?#25105;觉得以后要是不认真听他的课,真有点不好意思了。”

  “唉,以后周间不熬夜打游戏了,不然真的受不了。”袁鲲有些自责地说道。

  对此,刘彻只是淡定一笑,能懂得这个?#35272;恚?#29616;在这个时候也不晚。

  其实刘彻觉得这教授?#37096;?#36824;挺有意思的,尤其是当他结合当今的一些社会真实案例讲述的时候,很容易就让人听入迷了。

  大学能遇到这样的老师,也是很不容易了。

  正上课的时候,尹子默发来了一条信息。

  “微博水军已准备就绪,中午十二点,不见不散。”

  刘彻看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脸?#19979;?#20986;了欣慰的笑容。

  终于要开始了。

  就在刘彻想?#26049;?#20040;计划下一步的时候,突然一张?#25945;?#20174;前边传了过来。

  “?#24405;?#20029;给你的。”传?#25945;?#30340;男生朝着刘彻眨了眨眼睛,带着一抹坏笑说道。

  “?#24405;?#20029;?”刘彻似乎在老师点名的时候听过这个名字,但是究竟是哪一位,他却是一点印象都没有。”

  “卧槽,?#24405;?#20029;啊,刘彻,?#24405;?#20029;居然给你传小?#25945;?#20102;,快拆开来看看,是不是表白的情书?”刘彻一脸的漠然,倒是旁边的袁鲲瞬间兴奋了起来。

  他这一喊,周围坐着的几个男生,那羡慕嫉妒恨的目光,一瞬间齐刷刷地朝着他点射了过来。

  刘彻反正也是闲着,于是乎慢条斯理地摊开了?#25945;酢?/p>

  “刘彻,法学社正在招新,你有没有兴趣?”?#25945;?#19978;面就只有这么简简单单的一句话。

  但是,这字是真好看,笔画很细,但是每一笔似乎?#21363;?#30528;一抹摇曳的风情。

  “不好意思,让你们失望了。”刘彻歪着头,对几个室友说道。

  “什么失不失望的,刘彻你是不是傻,这特么就是表白的意?#21450;。?#34945;鲲又摆出了一副纵横情场的老司机形象,说道,“人家?#24405;?#20029;可是咱?#21069;?#21807;一能够与伊静初相提并论的大美女了,她不给我们这些人发邀请,凭什么就只邀请你啊,而?#19968;?#26159;以这种偷?#24471;?#25720;传?#25945;?#30340;方式,这特么不就是明摆着?#38405;?#26377;意思吗?你小子还真是?#19968;?#27867;?#38476;。?#21069;脚搭上了伊静初,后脚就被?#24405;?#20029;给惦记上了,这可都是一等一的大美女啊,无论是哪一个人,宁愿搭上十年寿命,我也心?#26159;?#24895;啊!”

  刘彻笑了,说道:“我连她是谁都还没弄清楚。”

  “我算是服了,你丫的到底是不是男人啊?”袁鲲很是无语地说了一句,然后用手指了指前面不远处的方向,说道,“就第三排从左往右数第三位,皮肤超白的那位,看到了吗?”

  刘彻这个方向本来只能看到?#24405;?#20029;的侧面,但是由于旁边的人跟?#24405;?#20029;说话,刘彻直接是看到了她的整个正脸。

  洁白水嫩的瓜子脸,妩媚动人的眸子,唇线?#32622;?#30340;红唇……

  刘彻只能大概地看到她的上半身的样子,但是仅仅是这样,也足以证明这女人的祸害级别了。

  很漂亮,而且是那种外表清纯似水,实则妖?#30007;?#24615;的那一种。

  要不是以前遇到的女人多了,刘彻也不会看到这些表面上看不到的东西了。

  也难怪一说道?#24405;?#20029;,袁鲲这些人双眼通红,整个都快疯了一样。

  对于初入大学的这些少年来说,有两种女人最受她们的欢迎。

  也往往会是这两种女人,会成为他们春秋大梦的常客。

  一种是已为人家妻子的美少妇,另一种则是像?#24405;?#20029;这种年纪不大却自带媚骨体质的女人了。

  这也是为什么伊静初明明在外貌?#19979;?#32988;一筹,但是受欢迎程度却不及?#24405;?#20029;的原因了。

  “我对她不感兴趣。”刘彻摇了摇头,说道。

  “这你都不敢兴趣?”袁鲲傻眼了,一脸防备地说道,“你该不会是那个吧?”

  “去你妈的,你才那个,”刘彻无语了,骂了一句,说道,“她太白了,我不?#19981;叮?#25105;只?#19981;?#32418;润有光泽的。”

  他仅仅只是为了找个不?#19981;?#30340;理由而已。

  “真是奇葩,人家说一白遮百丑,你倒好,居然还不?#19981;丁!?#34945;鲲现在觉得刘彻的审美观?#29616;?#26377;问题。

  “你?#19981;?#23601;去追呗。”刘彻笑着说道。

  “我倒是想啊,可是人家正眼都不会瞧我一眼。”袁鲲无奈道。

  “唉,连追求的勇气都没有,那你?#22270;?#32493;单着吧!”刘彻摇了摇头,然后继续将目光对准了手机。

  中午十二点,很快便到了。

  刘彻第一时间打开微博,一条醒目的话题瞬间攀升到了微博?#20154;?#27036;第五,而且看这势头,似乎是要勇攀顶峰的赶脚。

  除了这条?#20154;?#20043;外,其他的类似的话题也不少,都在?#20154;?#27036;上挂着。

  “张单高考成绩”。

  “张单同期十九人论文”。

  “张单江大学术不端案例”。

  ?#21834;?/p>

  刘彻点了其中一个评论破万的微博,带着看戏的心情看了一下这里面的评论。

  “他能被京大录取,真的是学术界的一大耻辱,有钱有名气真的可以为所欲为吗?”

  “张单燃烧自己,只为照亮学术界的黑暗。”

  “凭什么有钱有权的人,就能够轻而易举的突破普通人心中那么神圣的规矩,而获得他们奋斗一生甚至一生都拿不到的东西?”

  ,最D新章Z,节G上酷匠an网0

  ?#21834;?#32418;楼梦》中说,一个大家族的衰败是从里面烂出来的,一个国家亦如是。一个稍有点关系的人且如此,就别?#30340;?#20123;特权阶层了。”

  “真的能彻查吗?真的?#39029;?#26597;吗?”

  ?#21834;?/p>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