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這場歡迎舞會,是不是要和送別舞會一起開呢?”

   艾倫這句話明目張膽的嘲笑慕靈,不帶半分尊重,更不給半分面子。

   在慕氏,一般稱呼慕滄海為慕董,慕靜為慕總。那小慕總,自然是指慕靈。

   會議室里又是一陣起起落落的大笑。

   那些經理和科員們見公司老大、老二先后出頭責怪、刁難總裁慕靈,不管慕靈有多漂亮,內心深處歡不歡迎慕靈,理所當然的也要落井下石,踩上一腳,不然飯碗可端不穩。

   “安靜,安靜!就按小慕總的意思。”馬博士故作嚴肅的舉起雙手示意安靜,并指引慕靈到主位下的質詢臺前站好道:

   “今天召開質詢會的目的,一來是歡迎小慕總進入慕氏企業,二來,是對小慕總第一天上班就進行人事調動,造成公司人力資源無法順利銜接的代理總裁指令進行質詢,請各位踴躍發言!”

   “身為執行董事,一定要為公司的順利運營負責,一定要秉公處理內部糾紛,一定要鏟除影響公司業績的毒瘤!所以,大家暢所欲言,不要怕遭到打擊報復,我一定會為你們的公正發言撐腰!”

   馬博士話音一落,會議室里鼓掌聲雷動,像一場小丑喜劇落幕。

   慕靈頭一次面對這樣的場面,內心深處一陣緊張,身體繃緊,手心冒汗。

   但是,她有備而來,成竹在胸。

   囂張?

   那就暫且再讓他們多囂張幾分鐘。

   “誰先發言?”艾倫巡視一圈,然后望向凱文,向他遞了個眼色,示意他說話。

   凱文今天看上去似乎精神了不少,一掃昨天的頹廢,應該是昨晚馬博士、艾倫以及他的副總經理叔叔道格拉斯給他出了不少主意,打了不少氣,有了這些公司高層的力保,腰桿子都挺直了,似乎完全無視他說的那些恬不知恥的惡心話被慕靈錄了音。

   喲?硬氣呀!居然還有臉開口!

   慕靈看透了艾倫與凱文的眉來眼去,穩穩的等著看他們的笑話。

   “我要申訴!”凱文裝作一副被人強行爆菊后的極度委屈,站起來舉手道。

   “哦?說說看,你到底有什么委屈。”馬博士看上去像華夏足球聯賽里那些大義凜然公正執法的金哨。

   “昨天中午,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小慕總突然進了闖進人事部,裝作來應聘總裁秘書的求職者。”凱文沮喪的道。

   “哦?那她究竟干了些什么?”馬博士關懷道。

   “小慕總對我百般挑逗,說她很需要這份職位,還暗示,只要能夠錄用她做總裁秘書,她不介意付出些什么。”凱文似乎感到很冤枉。

  g{酷{匠$網"。正…V版◇◇首_發\√0…&

   “嘩~~~”會議室里發出一陣驚嘆聲。

   有些不明真相的職員,以為慕靈真是這樣的狐貍精,驚訝得合不攏嘴。

   “她看上去那么清純,沒想到小小年紀就不學好!”

   “有錢的富家千金有幾個是清白人?沒聽說過希耳頓家的帕莉斯?她可是有名的集郵女郎,正式上榜交往的就已經有兩打了,那些一夜·情的更是連十只手都數不過來!”

   “第一天上班就這樣,那以后不是要睡遍我們全部男職員?”

   “你倒是想得美,就你這丑相,連宮女都做不了,還想當答應,當嬪妃!?”

   “是嗎?”馬博士提示道:“她說的究竟是付出什么?能否說得詳細點?”

   “她的用詞是付出‘額外的熱情’!”凱文顛倒黑白道。

   “哦?額外的熱情’,有趣的詞!能否解釋下?”馬博士笑道。

   “她還暗示,說她胸很大,腰很細,保證能讓我爽!”凱文吞了吞口水道。

   “嘩~~~”會議室炸鍋了,職員們議論紛紛,有些人干脆用那種看妓女的表情望向慕靈,讓慕靈心里十分不爽。

   “喔喔!真是個大膽的小姑娘!那你是怎么應對的?你很爽快的接受了嗎?”馬博士很鄙視的望向慕靈,仿佛這一切就像銀行的黃金是百分百真黃金一樣。

   “沒有,沒有!怎么可能!我怎么著也是個有理想、有道德、有文化、有紀律的四有青年!怎么可能受這些烏漆麻糟壞思想壞流毒的腐蝕?”凱文一口咬定道:“我堅決的表明了我反對亂搞男女關系的態度,再三強調了我拒絕腐敗壞分子的拉攏和污染的決心!”

   “那小慕總有沒有就此擺手?”馬博士見凱文給慕靈的屎盆子扣得很好,得意洋洋道。

   “沒有,不但沒有出去,還走到我的面前,故意把衣領拉得很低。”凱文添油加醋道。

   “哦?有多低?”馬博士來了興致道。

   “低得不能再低!”凱文道。

   “那是多低?”馬博士道。

   “就是……就是,再低就會完全露出來!”凱文還特別在胸前比劃了一下。

   “什么完全露出來?”

   “胸!”

   “誰的胸?”馬博士一而再再而三的提示凱文道。

   “她的胸!”凱文指向質詢臺上的慕靈,喝道。

   “哦!這樣啊!”馬博士覺得惡心慕靈的效果還不夠,再次提示道:“那她還用沒有更大膽的舉動?”

   “有!”凱文義憤填膺道:“她還故意把咖啡潑到我的褲子上,然后假裝說給我擦干凈!”

  微信搜“酷匠網”,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