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云武院的深處的閣樓上,余秋帶著李東玄踏入其中。

  慕容秋月皺著眉,看著余秋道:“此人是誰?”

  余秋笑了笑道:“院長放心,這是在下師尊,他不適合露面,所以用面具黑袍掩蓋身份。”

  “原來如此,他醫術真有你說的那樣?”

  慕容秋月還是有些懷疑,若非余秋在白云武院貢獻極大,她怕是要將李東玄的面具與黑袍拿下,一探究竟。

  u酷!匠網?永久po免a‘費Oy看¤小\J說O0

  “那刺骨冷寒丹亦是師尊教我。”

  慕容秋月這才松展緊蹙的眉,看著李東玄走到慕容雪的身旁。

  那些醫師不停地輸入火氣,護住慕容雪的心脈,可那也無用,這女子如果他不來,恐怕不出半個時辰就會死去。

  “真是胡鬧,你這無用的徒兒為何不早請我來?”

  一見李東玄大怒,余秋猛的跪在地上道:“師尊,不是徒兒不想,而是師尊昨夜喝的太多,叫不醒……”

  李東玄一腳踹去,將余秋踹的倒在地上,罵道:“師尊我雖好酒,可你怎么不拿冷水潑我?真是胡鬧,若是本座晚來一步,這孩子豈不是成了冰塑,屆時縱然丹尊復活,他也不能救了。”

  慕容秋月上前道:“還請前輩救舍妹一命。”

  這慕容雪從小到大都受盡刺骨冷寒的冰霜之痛,慕容秋月實在不忍心她就此死去,而且那多年的姐妹之情,無法割去。

  如果她死了,慕容秋月豈不是無顏面見父皇?

  李東玄道:“這倒不急,本座先說一說要求。”

  慕容秋月卻急了,緊忙追問:“不知前輩有什么要求?”

  李東玄抬手抓住慕容秋月的手,她的手滑滑的,而她也感覺到李東玄的手,那是孩子的手,她微微一驚,可卻未曾掙脫李東玄的手。

  眼下只有他可以救慕容雪的命,她已不在乎那些……

  那雙眼滄桑無比,一股垂暮的眼神被慕容秋月記住。

  “本座只需要你記住一個承諾。”

  慕容秋月問:“什么承諾?還請前輩說。”

  “若我徒弟有難,你誓死相護。”

  慕容秋月看著余秋。

  余秋雙眼滿是感動,他道:“師尊……”

  “不是這余秋,而是白云學院的一個小子。”

  余秋滿頭黑線想著那位師兄到底是誰?

  而慕容秋月聞言,問道:“不知前輩的徒弟是何人?姓甚名誰?”

  “他叫李東玄。”

  余秋噗的差點憋出病來,慕容秋月看著余秋道:“余老怎么了?”

  余秋擺了擺手道:“沒什么沒什么。”

  麻麻批,師尊凌厲的目光可還看著呢。

  自己若是吐出什么,豈不是會被逐出師門?

  慕容秋月看著李東玄道:“好,我定會好好關照前輩的徒弟。”

  “這可是承諾,若你無法完成,那么你將承受天道湮滅。”

  慕容秋月舉起三根手指,對天道:“今后將誓死庇護白云武院李東玄,若有違背失約承受天道湮滅,不知前輩可否開始?”

  “那是自然。”

  那手還抓著慕容秋月的手未放下,李東玄心中運起功法。

  那靈氣雖是薄弱,可是卻精純無比。

  慕容秋月看著李東玄,真想揭開面具,一見那人是誰……

  可她不能。

  “我將寒冷之氣吸入你我的體內,你守住元神,可能會有些冷。”

  “知道了前輩。”慕容秋月回答。

  忽地她覺得自己體內的靈氣被一股霸道的靈氣沖破,她悶哼一聲,一旁老者緊張驚呼道:“公主……”

  李東玄詫異的看著慕容秋月,沒想到她竟是公主。

  “無礙。”慕容秋月擺手,那老者才收斂氣息。

  可李東玄還是發現他乃是七星巔峰的武者,這慕容秋月的身份真是公主無疑了。

  一縷薄弱的靈氣卻極為霸道,將她經脈的靈氣破開,一股寒冷之氣從李東玄的手中朝著她鉆了過去。

  一瞬間慕容秋月渾身冰冷,李東玄見差不多了,將慕容秋月的手松開,將那些寒冷之氣渡入自己的體內。

  這可是大補之物,李東玄留著那些寒冷之氣可以轉化為自己所用。

  一會兒后,李東玄吐出一口冰氣道:“好了。”

  慕容秋月看著慕容雪的變化,已變成了普通的血色,可蒼白還是沒有消退。

  李東玄起身道:“之后我會讓余秋煉制一枚上好的氣血丹,讓她服下就會好了。”

  “多謝前輩。”慕容秋月拱手拜謝。

  李東玄笑呵呵道:“不必多謝,你若真要謝,多謝余秋去吧。”

  余秋看著李東玄,他已轉身離開,對慕容秋月道:“院長,那氣血丹不日就會送上,屬下告退了。”

  “多謝余老,慢走不送。”

  慕容秋月看著慕容雪,現在她哪里還容得下其他的事?

  李東玄已走遠,余秋緊隨其后道:“師尊那氣血丹要什么品階?”

  “自然是絕品氣血丹方才可以進補,若是你那粗糙的手法來煉制,恐怕需要許多呢。”

  余秋尷尬的笑了笑。

  “幸好你已學會五行煉丹法,這倒不急,待我回去教你如何煉制。”

  余秋聞言大喜道:“多謝師尊,只是弟子還有一件事。”

  “何事?”

  余秋老臉一肅道:“請師尊隨我來。”

  李東玄隨著余秋出了白云武院,他們去到一處黑色的陰沉小巷。

  那小巷破爛,上面一塊牌匾已泛黃。

  “煉丹師協會?這處地方真是合適。”

  李東玄笑了笑,一步走了進去,煉丹師雖是尊貴,可他們幾乎不太喜歡打理,這也是為何煉丹師協會這么破爛的緣故。

  最重要的是白云城的煉丹師太弱,煉制不出什么好丹,所以自然無人修葺。

  李東玄一走進這里面就讓李東玄詫異。

  原來是內有玄機。

  好似金碧輝煌的大殿,讓人覺得耳目一新,因為此處議論的都是丹道。

  “這榜單上寫的是三千難題,師尊可有解法?”

  李東玄看了一眼道:“筆給我。”

  余秋將筆雙手供上道:“師尊請解。”

  李東玄接過筆,將一道煩惱了諸多煉丹師的難題給解開。

  “這龍元草竟不是龍氣生出的靈草?”

  “對,這龍元草只是一種下下品的東西,它比寒骨草還要多。”

  “可徒弟不曾見過。”

  “那是你見識太少了,這龍元草生長在有龍之處,只是龍溢散出來的龍氣所化本身只是雜草罷了,當今世界哪里還有真正的龍?”

  三千頂級魂獸,無數次級魂獸聚起的那些世界,怎么還會有龍?

  大道崩滅之前的世界,龍族都已稀少至極,唯有圣地才有那么一兩頭,如今這世界恐怕已滅絕了吧。

  那些龍元草恐怕只是有龍死去的地方生出來的罷了。

  “原來如此怪不得用進煉丹爐竟什么鬼東西都煉不出……”余秋笑了笑,將儲物戒指里的龍元草取了出來隨意用火焚燒。

  “這道題目倒是有些意思。”

  余秋看著李東玄指著的那道題目,題目是煉丹之術有多少種?

  “這道題是煉丹師協會會長所留。”

  李東玄在上面寫出幾個字,一旁的余秋竟深吸一口氣道:“師尊,這答案會不會有些不好?”

  “有什么不好?”

  “不足概括。”

  “煉丹之術本就無窮無盡,不可窺視其中的玄妙,你以為煉丹就一定要坐在鼎爐旁?一定要用火焰?”

  余秋不知如何回答,這三千難題竟瞬間迎刃而解。

  隨后李東玄走了而余秋還沉迷其中無法自拔,他在這兒看了許久引來了那些好奇的煉丹師。

  “嘶~余老你竟將三千難題都解開了?”

  “這些題困擾了不知多少前輩,但除了這煉丹術有多少種的解釋有些牽強之外,其他竟無法反駁。”

  “我要去試一試,看看金丹磨成粉末加入氣血丹是否可以增強氣血丹的品質。”

  余秋笑了笑,他看著一位白胡子老頭,拱手笑道:“見過會長。”

  這會長名叫李春秋,他的那道題好像解了跟沒解一般,只能好奇的問:“這三千難題可是老余你做出來的?”

  “自然不是。”

  微信搜“酷匠網”,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