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聽人說,曹操乃是亂世之梟雄,治世之能臣。別的不說,單是這份心機,便超出常人多矣!”孫堅自然是看出了曹操的用意,感慨道。

  曹操正要繼續說話,突然,一道白影逼近,一桿黝黑的方天畫戟,直沖曹操而來。

  人如白云縹緲瀟灑,方天畫戟如黑山沉重壓迫。

  曹操臉色一變,大喝一聲,自腰間一抽,一柄血紅色的寶劍在手,竟然是裝在腰帶中的一柄軟劍。

  呂布的攻擊迅若疾風,方天畫戟長度與長槍一般,最前端是一個槍頭,兩側有月牙形利刃,利刃通過兩枚小枝與槍尖相連,可刺可砍,可挑可砸,這等沉重的武器,在呂布手中卻宛如自己的手臂一般,靈活無比。

  曹操能夠在刺殺董卓后,從重重包圍中逃出,自然也非常人,只見血紅寶劍一抖,劍身如同柔軟的布料一般,已經裹住了方天畫戟的槍尖,隨即整個人如同一片落葉般,黏在了方天畫戟上,隨著方天畫戟而動。

  在高德偉看來,此刻二人猶如雜耍一般,呂布揮舞著方天畫戟,曹操則如同掛在了方天畫戟上一樣,往來縱橫。

  這幾手出來,高德偉縱然心中百般不喜曹操,但是曹操這幾手之高明,也讓高德偉由衷的佩服。

  呂布之強,世所周知,雖然不知道呂布武道到了何種境界,但是單從氣勢而言,在場諸人中,無人能敵。

  但是曹操卻避其鋒芒,不與其正面交鋒,而是憑借軟劍的韌性,加上高明的身法,避免了與呂布正面對抗。

  “哼”!

  呂布冷哼一聲,突然,一股肉眼可見的波紋,從方天畫戟上散發了出來。

  這波紋血紅深邃,宛如血海中的波濤。波紋一出,高德偉頓覺一股血腥氣撲面而來,一種惡心想吐的感覺涌上心頭。

  這是只有宗師境界才有的手段,元氣外化,用以攻敵,顯然,呂布絕非有勇無謀的莽夫,曹操想要以柔克剛,消耗呂布,呂布則索性直接用將元氣輸入方天畫戟,利用元氣的強大攻擊力,逼迫曹操正面與他對敵。

  果然,元氣一出,曹操的軟劍再也無法包裹住方天畫戟,整個人被震飛了好幾步,有些駭然的看著呂布。

  “血浪滌白骨,萬軍化幽冥!人中呂布,馬中赤兔,果然名不虛傳”!曹操有些凝重的看著呂布,身上開始逐漸散發出凝重的氣息。

  “看來,曹操是要拼死一戰了”!時至今日,高德偉已經不覺得他所穿越到的這個世界,就是前世的大漢了。

  除了人的名字一樣,其他的與前世歷史中記載的大漢,有太多出入了。

  所以,他也不敢肯定,曹操今天就能活著走出黑龍山,畢竟,從呂布的八健將一副作壁上觀的態度來看,呂布定然是有十足把握能夠將曹操拿下。

  “天蒼蒼,地茫茫,民間無糧養爹娘;天漸涼,無衣裳,飽餐酒肉干他娘”!曹操突然大聲吟唱出這樣幾句話來。

  這幾句話響徹整個黑龍山,在黑龍山的回聲下,經久不絕!

  呂布微微變色,他深知曹操的狡猾,加上曹操一副要拼命的樣子,想到周圍還有孫權等人,一時之間,呂布竟然怔在了原地。

  就在這時,一陣陣有氣無力的聲音從黑龍山四面八方傳來過來。

  “天蒼蒼,地茫茫”

  “民間無糧養爹娘”

  “天漸涼,無衣裳”

  “飽餐酒肉干他娘”

  ,看|x正版章節;上酷“z匠W網》0

  “干他娘,干他娘啊”!

  有氣無力的聲音匯集到一起,終于變成了振聾發聵的吶喊,即便是赤兔馬,也有些不安的往呂布身邊靠了靠。

  “哈哈!陳兄,昨晚那些錢花的不冤枉吧”!

  曹操大笑著,往陳宮身邊走去。

  陳宮有些欣慰的看著曹操,他自幼飽讀兵書,自然有匡扶社稷的志向,只是亂世之中,難以得志。

  遇到曹操后,才發現此人行事為人,與旁人大為不同,往往有出人意料的行為。

  昨夜更是拿出二人所有的錢,請那些盤桓在黑龍山周圍的難民飽餐一頓,想不到是為了今日之用。

  曹操陳宮二人對視一眼,顯然都明白了彼此心中所想。

  這時,呂布大喝一聲“留住這二人”。

  同時,率先朝二人攻來。

  雖然事發突然,但是一旁的八健將聞言,也在瞬間圍了過來。

  然而曹操與陳宮的身法極快,同時,平臺上不知何時已經擠滿了蓬頭垢面的難民,這些難民高呼著,往龍首狀的石頭哪兒而去。

  孫堅、劉備等人也同時而動。

  剛才諸多糾紛,高德偉甚至一度忘了龍首石頭那兒,還懸著一顆龍元。龍首的內部,還有一顆逆鱗。

  這才是這些大人物今日齊聚于此的主要原因。

  呂布撲上去的瞬間,曹操和陳宮已經瞬間遠遁,沖到了龍首石頭那兒。

  “你若敢拿走龍元,今日哪怕追殺千里,我也絕不放過你”!呂布眼見曹操已經快拿到了龍元,怒吼道。

  這一吼,圍繞在呂布周圍的難民瞬間被氣浪沖的東倒西歪,甚至靠的近的幾個人,更是直接裂成好幾半。同時,呂布朝龍元方向而去。

  “哼”!曹操冷哼一聲,但是顯然也十分忌憚呂布,不敢將呂布真正惹毛了,不過隨即,曹操一揮手中的寶劍,狠狠地劈在了龍元上。

  “我得不到,爾等也休想”!

  “哞~”一聲似牛叫的聲音突然響起,仿佛來自龍元的哀嚎。這叫聲之大,宛如霹靂當空,整個黑龍山都因著這叫聲顫抖了起來。

  高德偉但覺眼前一黑,一口氣換不過來,竟然被這叫聲震得暈了過去。

  眼睛閉上前,高德偉勉強看見,即使強如呂布等人,在這叫聲中也臉色微白。

  至于那些難民,則無一幸免,全部七竅流血倒地。

  亂世啊!高德偉心中嘆息道,隨即不省人事。

  微信搜“酷匠網”,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