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天,那跟水鬼叫号这小子不是凉凉了,简?#26412;?#26159;透心凉啊!”

  “而且看他的年?#20572;?#19981;过二十出头的模样,应该是要参加这次修炼者协会招新大比的参赛人员。哎,真是?#19978;?#20102;,这么年轻这么好的实力竟然要跟水鬼打赌。”

  李月如也是瞪大了眼睛,真是希望是他的耳朵出了问题,而不是马清?#38381;?#30340;说出了那种?#21834;?#34429;然当初面对着金丹期的孙品正马清北都站着点便宜。

  但那毕竟只是占便宜而?#19968;?#26377;着投机取巧的嫌疑。这可是光明正大的擂台赛,没有任何小手段可以玩弄的,全凭实力说?#21834;?/p>

  陈浩鬼眼中流露出了一抹不屑,倒是没有立刻答应马清北的话,而是冷笑道,“小子,你实力不实力的本大爷不知道,但你做生意倒是有一套哈!你要是输了不过给我道个歉,要是我输了却要给你当一辈子的奴隶。这买卖,你怎么说都是合算的很啊!”

  此言一出,顿时引起一片欢笑。当初他们的精力全都在马清北要挑战水鬼上面去了,还真没在意这个赌局马清北要付出什么。

  这么一听,这小子不就是想要空手套白狼嘛。输了说句道歉,赢了赚个金牌打手,简直不要太合适啊,虽然根本没人因为马清北能够打赢。

  李月如脸上也有些挂不住,没想到马清?#26412;?#28982;是这个打算。

  却不?#24076;?#39532;清北直接将自己的令牌扣到了擂台上面,瞬间擂台上出现了一万点?#19968;?#20540;的字样。紧接着,马清北又掏出来了一个长?#21483;?#30340;盒子,缓缓的将盒子打开,里面竟然摆着五枚的三品精元丹。

  马清北这段时间自己修炼再加上给徒弟的送人的,也就剩下了这五枚。不过即便如此,依旧是价值一万五千?#19968;?#20540;的宝贝。

  马清北朗声道,“只要你赢了我,这些都是你的,外加一枚火系极限丹的期货,三个月之内给你送过去。你应该知道你的伤根源在哪吧。只不过一万点?#19968;?#20540;一枚的火系极限丹?#38405;?#32780;言确实太贵了。”

  “嘶!”

  这一下子,全场尽是倒吸凉气的声音,甚?#28860;?#19981;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也太震撼了吧,这小子他喵的也太有钱了吧!

  别的不说,就这么吧嗒吧嗒这么一会儿的功夫,价值三万五千点?#19968;?#20540;的东西已经许诺出来了。一个金丹期还歹是中期的修炼者?#28304;?#25165;值这个价吧!

  这小子究竟该说他是人傻钱多好呢,还是真有什么底气来跟水鬼陈浩鬼叫板呢!

  陈浩鬼看着马清北这么多的许诺反而还有点害怕了,冷声道,“小子,你姓甚名谁,是哪个家族的子弟?”

  马清北淡然笑道,“?#21307;新?#28165;北,散修一个,没有什么势力可?#26469;妗?rdquo;

  “你确定?”

  “我确定。”马清北淡然道,“你?#30340;?#21018;?#31456;?#39554;咧咧的那么厉害,我现在把东西摆到这了,你还犯起怂来。要不现在就乖乖的当着大家的面给本少爷道歉。本少爷心情好说不定赏你枚三品精元丹!”

  “放你娘的屁,老子唐唐水鬼,只差一步便是水鬼真人的存在,能怕你个初出茅庐的小崽子。现在就给老子滚上来,收拾完你老子还要别的事要做!”

  陈浩鬼看着那令人心动的?#19968;?#20540;跟丹药,正如马清北所说,当初他伤到了灵根的根源,如果能有一?#37117;?#38480;丹,他真的可能恢复个七七八八。

  再加上那五枚三品极限丹,他甚至能凝练出来一颗完美金丹,那简?#26412;?#26159;焕发人生第二春啊!以他的天赋,起码能冲到金丹中期。跟现在比起来,简?#26412;?#26159;一个天一个地啊!

  正是因为这样,陈浩鬼才决定冒险一拨,反正现在都已经是这条贱命了,就算是真的输了又能怎么样,不过是给人家当一辈子的小弟嘛!

  马清北看着脸色变化不定,却已经冲上了擂台的陈浩鬼嘴角微微一笑。未虑胜先?#21069;埽?#20854;实这陈浩鬼已经输了,输就输在他再无拼搏的斗?#23613;?/p>

  马清北提议跟陈浩鬼斗上一斗并非是看陈浩鬼不爽,反而倒是有些同情他。虽然说话不怎么好听,但也是个真性情的汉子,马清?#26412;?#37325;他。

  收他给自己当小弟,更不是觉得他实力有多强。真动起手了,别说杨乐乐了,就是筑基五层的杨小可都能教这陈浩鬼什么叫做水系修炼者。

  马清北一是希望能够借此机会,把他的病治好,虽然不说未来能到一个什么档次,至少金丹期抓紧先突破了再说。

  马清北作为儿子的身份,这次重生回来做的确实不够好。杨小可跟杨乐乐都是正经的天赋异禀,不跟着他修炼那是不可能的。

  李花花现在实力未成?#20572;?#32780;且他跟李花花也只是朋友,不可能要求这要求那,刘振虎实力更是低到马清北只能把他留到临清跟雷老三一起看家。

  但是自己父母那里呢,爹妈生意做的越来越大,要是说没人窥探那是不可能的。而这些人同样也是商贾豪门,要是玩些阴的自己爹妈可就危险了。

  这不,陈浩鬼的出现完美的填补了马清北这方面的空缺。马化云跟章玲深处都市,那些高等级的修炼者根本不可能出现。至于那些实力低微的,陈浩鬼完全可以做到绰绰有余。

  只有如何不暴露也很简单,只有陈浩鬼不主动出击,只负责保护两位老人的安全,马清北也可以放心的继续追求修炼一?#23613;?/p>

  修炼闲暇之余,再拿着爹妈的钱败败家。虽然在都市中败家已经没什么趣?#35835;耍?#19981;过总?#19981;?#26159;有些乐子可寻的,尤其是他前世普通人时的朋友。

  当初年少便出走到梦国的那位,也不知道这回重生了能不能有机会再见。

  马清北一步越到擂台上面,轻风吹起袍子震震作响,马清北好像一位绝世高手般静静的站在那里,那叫一个相当的风骚。

  突然,马清北竖起了中指,朗声道,“你过来啊!”

  “小兔崽子,爷爷这就教你做人!”陈浩鬼勃然大怒,手中顿时握住了那萱花板斧。

  .O看`Z正》版^/章tj节‘上Xa酷`匠xq网0√   微信搜“酷匠网?#20445;?#20851;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27169;?#26356;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