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北怕的就是他躲在后面,见他朝着自己冲过来,他嘴角划出一抹不易察觉的冷笑。

  苏北猛然朝后一蹬,一个惯性来到了男子旁边。

  看到苏北如此凶?#20572;?#37027;人也?#35835;?#19968;下。

  由于苏北使用了瞬间移动技能,就在愣神之际,苏北的刀已经架到了他的脖子上。

  “让我们走!”苏北沉声道。

  “休想,有种你杀了我!”男子咬牙切齿,一副?#20843;?#29366;。

  苏北不想和他废话,他长刀划过他的脖子,一道血痕出现。

  感觉到脖子处传来的一丝凉意,男?#26377;?#37324;也惊了一下。

  苏北再次沉声道,“别以为我不敢,?#20197;?#35828;一遍,让我们走,再拖下?#38405;?#20204;也不好,警察很快就来了!”

  对方人手多,如果继续打下去,难保他们不会出问题,苏北一点也不想受伤,受伤是小事,但是耗费愿望积分就是大事了。

  男子有些不?#23454;?#38381;了闭眼,“让他们走!”

  “青青姐,轩辕,快走!”得到男子同意后,苏北朝孙青青和轩辕晋宏看了过去。

  孙青青连忙扶着轩辕晋宏朝着门口走去。

  苏北挟持住男子也走出了病房。

  所有人都小心翼翼地跟着他们走了出来。

  “青青姐,你们先走!”苏北看向孙青青。

  “苏北?”可就在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苏北抬头去看,竟是林霞。

  苏北?#21040;?#19968;声“不好”,来得匆忙,他都忘记了,林霞也在这一层。

  而此刻,林霞距离这群人很近。

  男子连忙对他的人使了个眼色,立马有人把林霞抓了过来。

  “把他放了,否则我杀了她!”挟持住林霞的人,对苏北厉声威胁道。

  可能是由于担心警察赶来,说话的男子情绪有些激动。

  “放了他!”见苏北没有动,男子在林霞脖子上划了一刀,大声吼道。

  看到林霞脸上的痛苦之色,苏北无奈,只能将男子放开。

  便在这时,男子的电话响了起来,他接通电话,“怎么了?”

  “什么?好!”听到电话那头的话,他不禁皱了皱眉,挂了电话之后,他骂了一句,“警察来了,我们走!”

  所有人都心里一惊,他转头看向苏北,“小子,要想她活命,把视?#30340;?#26469;换,你如果让警方得到那?#38382;悠担?#25105;保证你可以来替她收尸!”

  说着,一群人朝着一边离开。

  苏北本来想追上去,那个挟持着林霞的男子,动了一下刀子,冲他瞪了瞪眼,苏北无奈,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带着林霞离去。

  他朝着众人冷声道,“你们如果敢伤害她,我保证要你们所有人付出代价,我不管你们是谁!”

  此时王志他们已经赶来,孙青青连忙让他们去追。

  当众人追出去之后,那群人已经开?#36947;?#24320;了。

  “青青,怎么回事?”王志开口?#23454;饋?/p>

  孙青青把事情讲述了一遍,王志立马让人到岗头村搜?#20843;?#32773;。

  最终在距离岗头村不远的河?#35272;?#25214;到了死者尸体,后来警方通过DNA检测,确认了对方的身份。

  死者叫魏昌明,是五华区夜色酒吧老板,死亡原因是被利器所伤,毒素入?#20013;?#33033;而亡。

  警方立刻立案,由于林霞在他们手上,所以苏北和孙青青也没有把视?#21040;?#20102;出来。

  当晚苏北接到对方用林霞的手机打来的电话。

  对方告诉他,务必要在第二天早上八点之前把视频送到七公里,否则就只能去为林?#38469;?#23608;。

  而且交代只能他一个人去。

  七公里距离农大有四十多公里,苏北心里担心林霞,当天晚上就打车去到了七公里附近。

  七公里是明市的公墓所在处,地理位置很偏僻,附近很少有人,宾馆都是距离七公里五六公里的高雄才有。

  由于不放心苏北一个人去,当晚孙青青也和苏北一起来到了高雄。

  第二天很早,两人就赶到了七公里。

  孙青青率先找了一个地方藏了起来。

  苏北一个人在七公里公墓的宽阔处等着。

  差不多七点五十的时候,对方的人也提前出现。

  看到苏北果然是一个人,为首的那个人露出一丝冷笑,“小子,挺有种的,没想到你还真的一个人来了!”

  “别废话,把人放了!”看到林霞脸色有些憔悴,苏北心里一阵难受。

  “视频带来了吗?”为首男子?#23454;饋?/p>

  苏北扬了扬手中的手机。

  “你先把手机扔过来!”

  “什么屁话,你们这么多人,我把手机扔过去,我们还能离开吗,我告诉你,你别想威胁我,我已经和警方一个朋友加了微信,我只要点击发?#20572;?#35270;频立马就到她手机上,就算你?#21069;?#25105;们杀了也没用,但是你现在放了人,我把手机交给你,大家相安无事,我也只是一个学生,?#20063;?#19981;想惹事!”苏北道。

  那人想了一下,最终还是让人把林霞放了。

  苏北让林霞先走远,自己留下来。

  隐藏着的孙青青用手机录下了整个过程。

  眼看着林霞走远,苏北才让人过来检查手机,确认没有问题之后,为首的男子语气严肃地说了一句,“你最好确定这个视?#24471;?#26377;第二份!”

  “你放心!”苏北道,“那我可以走了吧?”

  “可以!”

  苏北不犹豫,转身便走。

  由于担心对方耍诈,苏北几乎是小跑着离开的。

  “鹏哥,就这样放了他吗,这个视频说不定已经被警方看了,或者他们有备份也不一定!”看着苏北这样离开,其中一个人提醒道。

  “放心吧,就算警方查出来也不会有太大影响,而且,你觉得这小子真的敢一个人来吗?这附近肯定还有警方的人藏着,我们现在杀人,那才是真正的铁证,要知道那个魏昌明可不是我们的人杀的,我们只是负责抛尸。”张鹏抬眼扫了一眼周围。

  “那我们……”

  “走,至于那个录视频的小子,后面点自会收?#20843;?rdquo;为首男子扬了扬下额,朝着苏北离开的方向眯了下眼睛。

  待所有人都走了,孙青青才小心地离开,赶上苏北。

  林霞一夜没有睡,此刻的她已经疲惫不堪。

  三个人打了辆?#25285;?#22238;到了农大。

  林?#21363;?#30475;守他的两个人口中得知,他们的老大好像叫花哥,还听到了什么贩毒,死得活该等一些?#35270;鎩?/p>

  事后,王志立马带人到夜色酒吧了解情况。

  夜色酒?#20260;?#28982;不大,但是在五华片区倒还是有几家分店。

  王志的人分开去查,最后是在茭菱路分店查到了一些线索。

  茭菱路分店的店长王刚说,魏昌明有好长时间没有来店里了,之前有一伙人来酒吧找魏昌明,他们在包房谈了好长时间,也不知道聊些什么,不过,那伙人离开的时候,似乎很生气,还放下狠话,让魏昌明走着瞧。

  之后就没有见到魏昌明了。

  王志他们又问了那伙人的身份,结果,王刚也不知道。

  王志?#32456;?#21040;了魏昌明的老婆黄雅,知道魏昌明的死讯之后,黄雅差点没晕过去。

  ?#19978;?#30340;是,他对魏昌明的死一点也不了解,据她所说,魏昌明平时做事?#24049;?#26377;分寸,从来不会得罪人,也没有什么仇家。

  王志一行人没有得到任何实质性的线索,只能撤回了警局。

  “杀人,抛尸,绑架,贩毒,真的是胆大包天了呀,无论如何,一定要在最快的时间把案情搞清楚,争取尽快破案!”肖华找到王志和孙青青,情绪有些激动地说道。

  “是,肖局!”王志和孙青青连忙答应。

  “你们说的那两个年轻人,一定要派人多注意他们的安全,现在证据已经被对方拿回去,或许对方还会对这两个人有所行动,对方如此谨慎,又如此大胆,恐怕还会再来找这两个年轻人!”肖华叮嘱道。

  孙青青答应一声,她道,“肖局,这是一个特大的犯罪组织,恐?#34385;?#25199;的人有点多,而且那个叫林霞的人听到了贩毒这两个字,我觉得会不会和戴家有关?#25285;?rdquo;

  “我们不排除这个可能,你让人盯着戴家,特别是那个戴龙,一有什么情况,立马向我报告,明市四大?#26131;?#37117;不是好办的,行事一定要非常小心,毕竟我们警方办案讲究的是证据!”肖华点了点头,他提醒道。

  孙青青答应一声,便下去?#25165;?#20102;。

  “王志,一定要保证青青的安全!”孙青青离开后,肖华看着王志,表情严肃地说道。

  王志正色道,“肖局放心,我一定保护?#20204;?#38738;。”

  肖华点了点头,孙青青现在可是他们高?#34385;?#30340;宝贝呀,关键是,孙青青还是南?#37027;?#30340;得意爱徒。

  要知道,南?#37027;?#34429;然退休了,但是他的能量依然大得很呀!

  %w酷匠网S永久免e{费a看%H小x说({0   微信搜“酷匠网?#20445;?#20851;注后发作品名?#30130;?#20813;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