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晚很快就过去了!

  第二天一早,秦寒便跟随秦家众人前往天阙城的中央广场。

  今天竟会决赛出天阙城年轻一代的前十名高手,如若说之前在族内的比赛还有几分情面的话,那么今天的这场比赛竟会抛开亲情,完全是凭借自己的实力进入天阙城前十。

  秦家的参赛选手分别为秦寒、秦锋、秦霜、秦川、秦月,两个涅槃境,三个乾坤?#22330;?/p>

  一路上,秦霜一直跟随在秦寒身边,就连趾高气扬的秦锋这一刻也变得乖巧起来,似乎?#23478;?#20026;秦寒的强势崛起,而感到了自卑,就连平日间跟秦寒耀武扬威、唱对台戏的秦威都不消失知道在那个旮旯里面了。

  众人神色复杂地看着秦寒,万万想不到这个平日间被他们辱骂嘲笑的?#19968;?#31455;然会凭借自己的实力一气冲天。

  秦承跟随在秦寒的身边,苦笑着说道:“秦寒弟弟,你这隐忍功夫可这不是一般深啊!我本以为我们这些旁支根本就没有出头之日,却想不到你让我们见证了奇迹!”

  秦寒微微一笑说:“如若不是有我父亲早先栽培的话,我也不会有今天!只是刚来那段时间技术不够精湛,实力也非常弱小,所以就没有显露出来,免得遭遇大?#39029;?#31505;!”

  “秦寒弟弟,我且问你!那天在蛟龙山脉的那个神秘人是不是你?”秦霜忍不住内心的疑惑,低声对着秦寒?#23454;饋?/p>

  秦寒自然知道秦霜问的是什么,但她不想?#30340;?#20123;,免得让秦霜尴尬,就说道:“那是我的师父吧!他曾对我说他救了几个秦家的小辈!”

  “哦!”秦霜故作明白地点了点头,“莫非,你跟你师父的异火都是一样的?”

  秦寒想不到这个女人会打破砂锅问到底,就故作有些不悦地盯着她?#23454;潰骸?#38590;道不?#26032;穡俊?/p>

  “这个……”秦霜被秦寒这凌厉的眼神给盯得浑身有些不舒服,支支吾吾地说了连个字,就没再说出来。

  秦寒早就有了言辞,就面色不悦地说道:“我师父的幽冷魔焰是双胞胎火焰,它融合了一个,另外一个就赐予我了!”

  “哦,这样啊!”秦霜恍然大悟。

  “霜儿,莫要询问那些无用的了!秦寒侄儿继承了他父亲的炼药技术,那对我们秦家来说就是天赐福分!不要用怀疑的态度来亵渎这份伟大而高贵的职业!要知道,如若不是秦寒侄儿的话,昨天我们秦家可就颜面尽失了!更何况,秦寒侄儿妙手回春,治好?#22235;?#30340;哥哥呢!”前面的秦玄一直在听从后面的谈话,觉得秦霜跟秦寒把话说得差不多了,?#22270;?#24537;站出来指责道。也好让他在秦寒面前落个深明大义。

  “哦!看来秦牧大哥的情况有所好转?”秦寒没有秦玄前面的话,只是听到秦牧的病情,不由打断话题询?#23454;饋?/p>   (-酷《匠网j☆永久》B免&费s看b小()说0N

  “好多了!不但可以下床走路,就连嘴巴都可以进食了!只是说话还有些支支吾吾,也许过了今天就恢复的差不多了!不过,说到底还是要感谢秦寒侄儿为我们秦家付出的一切!如若不是你关键时刻站出来替我们秦家伸张正义的话,魏家可就彻底骑到我们的头上了!”秦玄有些感激地说道。

  秦寒呵呵一笑,客气地说道:“这些都是我应该的,秦玄叔叔就不要再夸赞我了,免得让我骄傲!”

  很快,众人就在言辞中来到了天阙城的中央广场。

  一路上,秦家的阵容无疑得到了路人的窃窃私语,而这些人的话题无疑说的就是秦寒,不但拥有世间少有的混沌体,更是继承了父亲的衣钵,成为了天阙城最年轻的天才炼药师。

  秦寒享受这一美妙的时候,也在考虑?#25243;?#24049;今后的后路。

  所谓,人怕出名猪怕壮。

  没有出名之前,别人都瞧不起自己,看不起自己,恨不得把自己赶出秦家。可一出名,看似身边的小麻烦少了,但是却?#20356;?#31215;了数不清的大麻?#22330;?/p>

  昨晚香香的突然出现,让秦寒生出了万分警惕,那么也就意识着在光元大陆上,有人知道三足鼎的存在,更有人认识三足鼎,所以今后他不得不小心谨慎,以免重?#29238;?#20146;的辙。好在他还有神秘师父在充当他的挡箭牌。

  一行人刚来到中央广场,就看到仰面走来几个面色凛然,气势威武的中年人。

  这些中年人秦寒都认识,一个个都是天阙城有头有脸的人物,分别为天阙城城主乔问天、杨家族长杨万里、洪家族长洪南山、天阙城第一高?#20013;?#38712;道、怡香苑头牌香香姑娘,还有一个成熟美艳的女人秦寒似乎没有见过,就好奇地打量了几眼,不过在这个女人的身后秦寒倒是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珍宝阁南掌柜。

  南掌柜低头哈腰地跟随在女人身后,就?#36335;?#36825;个女人是他的主子一样。

  “秦兄,恭喜你啊!”乔问天双手抱拳,目露喜悦,这是发?#38405;?#24515;的恭?#30149;?/p>

  “?#21069;。?#24819;不到你秦?#19968;?#30495;是藏龙卧虎着居多啊!这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我洪南山可是佩服至极!”洪家族长望着人群中衣着简朴,眉清目秀的秦寒,露出了向往的神色。

  天阙城第一高?#20013;?#38712;道,神色复杂地望着秦寒,露出?#22235;?#20197;相信的表情。遥想当初,在秦寒觉醒体质的大会上,邢霸道对秦寒还是冷嘲热讽,而现在一转眼,秦寒就崭露头角,目露锋芒,凭借不屈的精神,一气冲天。一时他脸色火辣辣的,就?#36335;?#26377;人在他的脸上狠狠地扇了一巴掌。

  杨万里更是抱拳说道:“秦兄,今后为兄可是为你马首是瞻啊!你可不要冷落了兄弟我啊!”

  “秦大哥,好久不见,你这境界又得到了提升啊!”那成熟美艳的女人对着秦玄抱拳夸赞道。说完后,她便把目光转移向秦家人群,似乎想要寻找那位天才炼药师,直到发现了跟秦天长相有些相似的秦寒。看到秦寒,她露出了一丝丝愉悦的笑容。

  秦寒只是低着脑袋,听着那些阿谀奉承的话,对于那些?#19968;?#30340;面孔却是不曾看一眼。他知道,这一天迟早都会到来,只不过自己提前让他到来而已,也许正如坤老所言,自己应该继续隐忍下去,才是明智之举。

  秦玄听到这些阿谀奉承的话,顿觉浑身神清气爽,不由哈哈一笑说道:“诸位真是太客气了!我秦玄何德何能,岂敢居功自傲!如若不是秦寒侄儿的话,恐怕我今天都难以参与这场比赛了!既然诸位都已?#21280;。?#37027;么……请!”秦玄说?#24597;?#24494;躬了躬身,尽量放低姿态。

  “请!”众人也一一客气。

  秦寒刚?#24613;?#36319;着秦家众人前往秦家的位置,眼前一花,出现了一个妙龄女子。

  “秦寒,你小子隐藏的够深啊!给我老实说,你到底还隐藏了多少?”这个妙龄女子不是别人,正是乔雪儿。只见乔雪儿双手叉腰,撅?#25243;彀停?#19968;副不说出来誓不罢休的样子。

  秦寒摸了摸额头,苦着脸说道:“本来我想告诉你的,但我这也不是为了明哲保身嘛!”

  “哼,说的好像你有多委屈似得!难道现在不需要明哲保身了?”乔雪儿竖着眉头,气势咄咄逼人。

  秦寒?#26412;?#39069;头的汗水蹭蹭蹭地往下流。

  “哼,现在暂且不跟你说了,看本姑娘以后如何收拾你!亏本姑娘还一直在为你担忧,想不到你这个?#19968;?#31455;然……哼!”乔雪儿说着气汹汹地从秦寒眼前消失。

  微信?#36873;?#37239;匠网?#20445;?#20851;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