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節上N酷匠網`0N^

  燈光閃耀的背后,是曾經殘破的碎片,歷經高溫淬煉,反復錘打才屹立起來的,才是我們應有的覺悟!

  不懼怕每一次的淬火試煉,勇于承受每一次的失敗,才是鼎,才是我們民族真正應該傳承下來的信仰!

  楊易望著錢瑩韞,彼此相視一笑,并互相點了一下頭,予以肯定,予以鼓勵。

  很快,楊易投入了工作的狀態中去。根據計算測量出來的鼎足長度,用瓦形的方法復原鼎足,把0.2厘米厚的紅銅片,每只足按比例裁成兩塊相似的錐形,退火后,捶打成兩個半圓形,然后焊接合成一體。再將鼎耳一并焊接上去,一尊商代大鼎就重新站立在每個人的面前。

  一晚上的淬火試煉,在大家共同的配合之下,歷經了千年的歲月,遭遇了無數次的浩劫,經受過多少次的毀滅,如今終于以完整的姿態重生。

  就在修復的那一刻,臺下響起了掌聲,直播間也完全被666所刷屏,密密麻麻的666把整個畫面都擋住了,看這個程度,應該有上萬人在觀看。楊易抹去一把汗,心中的石頭總算是落地了。

  過了一會兒,劉師傅帶著一位N市的領導上來,親自觀瞻,并與楊易親切的握手道:“年輕人,前途無量啊!”

  看著直播間的人氣,以及現在領導們的贊許,楊易欣喜難耐,振奮不已,大聲抒發道:“我中華上下五千年!然而卻遭受到國際上的很多質疑,就是因為某些文物的缺失,某些文獻記錄的不完善。我覺得,每一件文物都對我們意義非凡,所以,保護每一件珍貴的文物,讓更多殘缺的文物重新煥然,是我們每個人都應該肩負的使命。”

  市領導拍手贊揚道:“說的好!希望大家都能像這位年輕人學習,讓我們的文化更加的輝煌!”

  方才那位中層的領導也跑了上來,抱著楊易一陣歡呼,而劉師傅望著抱緊滄桑的青銅鼎,不禁熱淚滿盈。

  之前的李老教授隱沒在人群中,趾高氣昂的姿態消滅了幾分。

  N市領導正式宣布道:“正好最近又一次N市的博覽會,這尊鼎就作為主題在大廳展出,到時候我們要大力的表彰下這位年輕人以及每一位參與其中的工作者們。”

  楊易有些害羞靦腆的說著:“不用了,其實都是大家的功勞。”

  領導頓了頓道:“對了,再給考古研究所撥款一千萬,專門用于新建文物修復工程。”

  接下來,各位領導都上來講了幾句,時間大概一直持續到晚上十一點左右。等著散了以后,楊易帶著滿滿的自豪與驕傲完成了今晚的修復與直播。

  關掉直播的時候,數據顯示觀看人數已經破萬,已經逐步向一線主播靠近。楊易作為一名常年做直播都不溫不火的小主播,此刻的成績對于他來說就像是夢一樣,令人不敢相信。

  可又真真實實是通過自己的努力看到了今天的結果,早已壓制不住心里的激動,再加上市級的領導親自褒獎了一番,這一刻簡直就是人生的巔峰。

  可是站在巔峰上,有些事情依舊是無法抹去的。

  此刻她的婚禮臨近,一道難題再一次壓在了楊易的心頭。去,還是不去。本來不是一個優柔寡斷的人,可每當面對關于她的問題時,楊易總是下定不了決心。如果當初能夠果斷一些,恐怕也不會是今天這樣的結局。

  一起離開了研究所,楊易打算明天就返回,所以臨走前的這個晚上,帶著大家一起在小吃街上坐坐,一起吃個飯。這段時間錢瑩韞對楊易的幫助很大,楊易很感激,而且,自己之所以取得了很大的成功,其實也是因為錢瑩韞的哥哥當初的邀請,自己才有幸來到這里,才有了突飛猛進的成績。

  “謝謝你啊。”楊易由衷的說道。

  錢瑩韞轉動眼睛,俏皮的說道:“謝我干什么?”

  “四哥你就別整那磨磨嘰嘰的。要是看上人家就直接說,我聽你們含情脈脈的怪難受的。”三哥洋洋灑灑的說道:“再說了,咱現在也可以說是事業有成,該主動就主動點唄!錯過了可就····”

  楊易打斷道:“三哥,你能不能別瞎說。”

  三哥不服氣的說著:“誰瞎說了,我記得你有一天好像說過來著。”

  “你···”楊易言語梗塞,指著三哥半晌沒說出個話來,轉而向錢瑩韞說道:“其實也沒啥,過幾天我們就回來了,到時候還需要你多多幫助呢。”

  錢瑩韞不覺中臉色微紅,羞答答的,也不知道是酒醉了,還是心醉了。

  回去后,楊易狠狠地摔了一把三哥,生氣的怒責道:“你能不能別老是口無遮攔的。”

  三哥懶散的說著:“這種事情膽子大點兒,別害羞。你以為過去的年代呢,現在稍有不留神,就成了別人的了。”

  楊易忽然聯想到了老六與前女友的事,立即打住道:“行了,別說了。”說著說著,楊易的臉上蒙上了一層憂郁,三哥打問道:“對了,你打算去了怎么辦?”

  楊易沒吭聲,三哥又道:“要我說咱就大干一場,當初你不是怕攤事兒嗎,這次交給我來,只要你一句話,我讓那王八孫子再也支棱不起來。”

  楊易呵斥道:“我警告你,去了別惹事兒,要么就別去,知道沒?”

  三哥早就猜到了楊易的那股德行,便退了一步說道:“得,咱先回去再說!我已經訂上機票了,明天中午就能飛回去。”

  “哦。對了,回去我先上你家待兩天,回家我怕被家里人數落。”

  “那感情好哇。”三哥轉而問道:“那你這畫?”

  “畫,先放你那,但是你可別給我賣了啊,不然以后就當沒我這個朋友吧。”楊易說道。

  三哥小聲嘀咕道:“這話說的,這古董就是用來賣錢的····”

  “閉嘴!”

  第二天一早,兩人飛回了H市,來到了三哥家里。一進門,就像是村里老光棍家一樣,東西亂不說,還有股異味,令楊易十分難受。最重要的是畫,真怕被他這塊的氣味給腐蝕了。而且這畫也不能亂擱,萬一到時候再找不著了就麻煩了。

  “畫先鎖箱子里了啊。你要是給我弄丟了,我踏馬···”楊易提起拳頭咋呼著三哥,三哥的表情竟有些慌張~~~~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