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光闪耀的背后,是曾经残破的碎片,历经高温淬炼,反复?#22797;?#25165;屹立起来的,才是我们应有的觉悟!

  不惧怕每一次的淬火试炼,勇于承受每一次的失败,才是鼎,才是我们民族真正应该传承下来的信仰!

  杨易望着钱莹韫,彼此相视一笑,并互相点了一下头,予以肯定,予以鼓励。

  很快,杨易投入了工作的状态中去。根据计算测量出来的鼎足长度,用瓦形的方法复原鼎足,把0.2厘米厚的红铜片,每只足按比例裁成两块相似的锥形,退火后,?#21453;?#25104;两个半?#27531;危?#28982;后焊接合成一体。再将鼎耳一并焊接上去,一尊商代大鼎就重新站立在每个人的面前。

  一晚上的淬火试炼,在大家共同的配合之下,历经了千年的岁月,遭遇了无数次的浩劫,经受过多少次的毁灭,如今终于以完整的姿态重生。

  就在修复的那一刻,台下响起了掌声,直播间也完全被666所刷屏,密密麻麻的666把整个画面都挡住了,看这个程度,应该有上万人在观看。杨易抹去一把汗,心中的石头总算是落地了。

  过了一会儿,刘师傅带着一位N市的领导上来,亲自观瞻,并与杨易亲切的握手道:“年轻人,前途无量啊!”

  看着直播间的人气,以及现在领导们的赞许,杨易欣喜难?#20572;?#25391;奋不已,大声抒发道:“我中华上下五千年!然而却遭受到国际上的很多质疑,就是因为某些文物的缺失,某些文献记录的不完善。我觉得,每一件文物?#32423;?#25105;们意义非凡,所以,保护每一件珍贵的文物,让更多残缺的文物重新焕然,是我们每个人都应该肩负的使命。”

  市领导拍手赞扬道:“说的好!希望大家都能像这位年轻人学习,让我们的文化更加的辉?#20572; ?/p>

  方才那位中层的领导也跑了上来,抱着杨易一阵欢呼,而刘师傅望着抱紧沧桑的青铜鼎,不禁热泪满盈。

  之前的李老教授隐没在人群中,趾高气昂的姿态消灭了几分。

  N市领导正式宣布道:“正?#31859;?#36817;又一次N市的博览会,这尊鼎就作为主题在大厅展出,到时候我们要大力的表彰下这位年轻人以及每一位参与其中的工作者们。”

  杨易有些害羞腼腆的说着:“不用了,其实都是大家的功劳。”

  领?#32423;?#20102;顿道:“对了,再给考古研究所拨款一千万,专门用于新建文物修复工程。”

  接下来,各位领?#32423;?#19978;来讲了几句,时间大概一直持续到晚上十一点左右。等着散了以后,杨易带?#24597;?#28385;的自豪与骄傲完成了今晚的修复与直播。

  关掉直播的时候,数据显示观看人数已经破万,已经逐步向一线主播靠近。杨易作为一名常年做直播都不温不火的小主播,此刻的成绩对于他来说就像是?#25105;?#26679;,令人不敢相信。

  可又真真实实是通过自己的努力看到了今天的结果,早已压制不住心里的激动,再加上市级的领导亲自褒奖了一番,这一刻简?#26412;?#26159;人生的巅峰。

  可是站在巅峰上,有些?#34385;?#20381;旧是无法抹去的。

  此刻她的婚礼临近,一道难题再一次压在了杨易的心头。去,还是不去。本来不是一个优柔寡断的人,可每当面对关于她的问题时,杨易总是下定不了决心。如果当初能够果断一些,恐怕也不会是今天这样的结局。

  一起离开了研究所,杨易打算明天就返回,所以临走前的这个晚上,带着大家一起在小吃街上坐坐,一起吃个饭。这段时间钱莹韫对杨易的帮助很大,杨易很感激,而且,自己之所以取得了很大的成功,其实也是因为钱莹韫的哥哥当初的邀请,自己才有幸来到这里,才有了突飞猛进的成绩。

  “谢谢你啊。”杨易由衷的说道。

  钱莹韫转动眼睛,俏皮的说道:“谢我干?#35009;矗俊?/p>   N酷g'匠网正版=首发0

  “四哥你就别整那磨磨叽叽的。要是看上人家就直接说,我听你们含情脉脉的怪难受的。?#27604;?#21733;洋洋洒洒的说道:“再说了,咱现在也可以说是事业有成,该主动就主动点呗!错过了可就····”

  杨易打断道:“三哥,你能不能别瞎说。”

  三哥不服气的说着:“谁瞎说了,我记得你有一天好像说过来着。”

  “你···”杨易言语梗塞,指着三哥半晌没说出个话来,转而向钱莹韫说道:“其实也没啥,过几天我们就回来了,到时候还需要你多多帮助呢。”

  钱莹韫不觉中?#25104;?#24494;红,羞答答的,也不知道是酒醉了,还是心醉了。

  回去后,杨易狠狠地摔了一把三哥,生气的怒责道:“你能不能别老是口无遮拦的。”

  三哥懒散的说着:“这?#36136;虑?#32966;子大点儿,别害羞。你以为过去的年代呢,现在稍有不留神,就成了别人的了。”

  杨易忽然联想到了老六与前女友的事,立即打住道:“行了,别说了。”说着说着,杨易的?#25104;?#33945;上了一层忧郁,三哥打?#23454;潰骸?#23545;了,你打算去了怎么办?”

  杨易没吭声,三哥又道:“要我说咱就大干一场,当初你不是怕摊事儿吗,这次交给我来,只要你一句话,我让那王八孙子再也支棱不起来。”

  杨易呵斥道:“我警告你,去了别惹事儿,要么就别去,知道没?”

  三哥早就猜到了杨易的那股德行,便退了一步说道:“得,咱?#28982;?#21435;再说!我已经订上机票了,明天中午就能飞回去。”

  “哦。对了,回去我先上你家待两天,回家我怕被家里人数落。”

  “那感情好哇。?#27604;?#21733;转而?#23454;潰骸?#37027;你这画?”

  “画,先?#25293;?#37027;,但是你可别给我卖了啊,不然以后就当没我这个朋友吧。”杨易说道。

  三哥小声?#27490;?#36947;:“这话说的,这古董就是用来卖钱的····”

  “闭嘴!”

  第二天一早,两人飞回了H市,来到了三哥家里。一进门,就像是村里老光棍家一样,东西乱不说,还有股异味,令杨易十分难受。最重要的是画,真怕被他这块的气味给腐蚀了。而且这画也不能乱搁,万一到时候再找不着了就麻烦了。

  “画?#20154;?#31665;子里了啊。你要是给我弄丢了,我踏马···”杨易提起拳头咋呼着三哥,三哥的表情竟有些慌张~~~~

  微信搜“酷匠网?#20445;?#20851;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