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天运轻轻的?#35835;?#19968;下张阳的衣角,贼溜溜的眼睛环视了一下四周,发?#32622;?#26377;人关注他们,俩人才绕到了?#32771;?#30340;角落里。

  “师傅,有什么话不能正大光明的说?还搞得这么神神秘秘的?”

  张阳还真是搞不懂自己这个师傅,又不是做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何必这样偷?#24471;?#25720;的吗?

  “你知道什么啊?看看这个。”

  陈天?#27515;?#21756;一声,神情特别严肃,从兜里拿出来一块被烧的只剩下一角的?#21697;?#19981;过这东西,左看右看还是什么蹊跷都看不出来。

  “这不就是一块普通的符纸吗?有什么好奇怪的?”

  “这是抽魂符,能?#35805;?#20154;魂魄抽出来,据说多年前,我派有一先祖,违背祖训,自创抽魂符,因为这个东西太凶残,已经被禁,现在居然又出来了。”

  陈天运拿着手中的符纸,双手背在身后,眉头也拧巴成了疙瘩,他知道这件事的?#29616;?#24615;,有人偷学禁术害人,这种人不除,早晚都会出大事。

  可是急得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应对,只能是左右踱步,思考着?#20040;?#21738;里下手?

  “师傅,那你怎么不交给警察啊,这也算是证物啊!”

  “你给人家人民警察说,人?#19968;?#20449;吗?”

  “啪。”

  陈天运上去就给张阳的脑袋上一巴掌,用手指头狠狠地戳着自己这个单纯的傻徒弟。

  “那有什么解决的办法吗?”张阳委屈的揉了揉自己的脑袋。

  “斩草要除根,解决这个事?#20599;么?#26368;根本上解决,你?#30340;?#20010;尸体对着你笑了,估计她晚上就会回来找你,我们守株待兔。”

  陈天运斜着眼睛不怀好意的看了看张阳,小眼睛配上他标志性笑容,怎么看都不像是个好人。

  “师傅,你是想把我当?#26025;?#21834;?”

  张阳自然是心里千万种不愿意,一想到刚才抬出去的女尸凄惨诡异的笑容,背后都感觉凉嗖嗖的。

  “猜对了!走,先去填饱肚子,晚上看看她到底是何方神圣。”

  对于让自己徒弟以身试险的想法,他是没有一点心怀愧疚,刚才?#36824;?#30528;忙碌了许久,肚子早就是咕咕乱叫了。

  现在距离晚上时间还早,便拉着徒弟先填饱肚子。

  刚才他们过来的时候,记得附近好像有个茶餐厅,虽说这里在个偏僻的?#35760;?#21487;是人流量却铺天盖地的多。

  好不容易跻身进去,坐在一个角落里,还没点?#20572;?#23601;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冲着他们走过来。

  “陈师傅,这么有缘分,又见面了。”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前两天,在金大力家,一同做法收拾厉鬼的柳天师。

  此刻的柳师傅,一身道袍还没有脱下来,应该是刚忙完,看?#21280;?#22825;运师徒俩人在,便直接走过来热情的打声招呼。

  “哎呦,柳师傅,好久不见好久不见。”

  看KC正版章节上酷{匠:网O^0w

  陈天运可没有别人那么大的心胸,在金大力家时候,被人夺了威风,他这个小肚鸡肠的性格,自然不会轻易忘记。

  假装客气的哼哼两句,对着柳师傅回应道,而后就?#20040;?#30528;玻璃杯,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对人家也是不理不睬。

  可是那个柳师傅看?#21280;?#22825;运这幅傲慢的模样,呵呵笑了两声,不仅没有生气,反而?#33073;?#24742;色的坐了下来。

  “既然是柳师傅的朋友,这顿饭我免单,各位是不知道,这柳师傅真是手段高深,我那?#30422;?#24471;了癔症好久了,柳师傅是手到病除。”

  那店家也是热情,看到柳师傅和张阳他们坐在一桌后,便恭敬的走了过来,主动提出来免单。

  可是偏偏有人不吃这一套啊,所谓的嫉妒心开始?#26376;?#20102;他的心智。

  “哎,您用不着,咱无功不受禄,?#27809;?#22810;少就是多少,我还是有这个钱的。”

  陈天运听到了店?#19968;?#21518;,?#25104;?#37117;快黑成了猪肝色,伸手掏出来被他包裹成粽子的钱包,咔嚓,往桌子上甩下来五张百元大钞。

  这还是张阳第一次看到了陈天运这么大方,虽说场面有些滑稽,可是再不下手抓住机会,等到下一次就不知道是多少年后了。

  而且按照他小气的模样,估计有可能马上就后悔,这不吃白不吃的好事。

  张阳那自然是直接在,陈天运挤眉弄眼肉痛的眼神下,疯狂点了一通,看向他的时候,迎过来的就是那?#21482;?#36771;辣恐吓的眼神。

  可是张阳可不管他,直接开始胡吃海?#32469;?#26469;,选择性无视他的恐吓,从他这个铁公鸡手里拔下一根毛不容易,必须珍惜。

  “咚咚咚!”

  饭还没吃两口,突然后厨附近传来一阵急促诡异的敲门声,自然是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敲门声下又掺杂着手指与木板摩挲的声音!格外的刺耳。

  “各位,是自己家母身体有点不?#21097;?#25918;心放心,不用在意。”

  既然是知道自己?#30422;?#36523;体不?#21097;?#36825;店老板丝毫没有任何的紧张模样,还?#33073;?#24742;色的解释着。

  那群吃饭的人,也感觉像是见了一件特别普通的事情一样,继续低头吃饭。

  而后柳师傅再次被店主拉进了后面,举动神神秘秘的。

  虽然他们不知道其中的情况,可是总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劲。

  “就知道吃吃吃!”

  等到柳师傅彻底进去后,陈天运真的得嘴角脸彻底憋不住了,有些肉疼的瞪着被张阳胡乱点的一桌饭菜。

  狠狠地拍了一下张阳还在夹菜的手,一股脑的开始疯狂的往自己嘴巴里塞,是一点面子都不要了。

  “哎呀,这家店的老?#30422;?#21834;,也不知道是哪辈子作孽了,突然就得了癔症,人不人鬼不鬼的,天天这么闹腾,怎么都弄不好。”

  “你别说,这个地方真是邪气的很,三天两头的死人,这不警察又来了,听说又死了一个姑娘,你说是不是有脏东西啊。”

  “?#21069;。?#20316;孽啊!现在谁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就先听听警察怎么说吧。”

  边吃饭边听着后面几个人开始叽叽喳喳的讨论着附近的案情,似乎他们对这里的事情也算是知晓一点,总之一句话,这个地方有鬼!

  微信?#36873;?#37239;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27169;?#26356;新最快!